台前體育主播傅達仁-走進死亡屋安樂死

台前體育主播傅達仁-走進死亡屋安樂死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傅達仁采球鞋拄著拐杖走出酒店大門,太太鄭貽緊挽著他。(蘋果日報)

(瑞士·伯爾尼7日綜合電)台灣85歲前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,周四進入瑞士「死亡屋」,於瑞士時間周四上午11點,接受安樂死。下午1點37分(大馬時間晚上7點37分),傅達仁太太鄭貽出面哽咽證實:「傅達仁已沒呼吸心跳,離開這個世界。」

台灣《蘋果日報》獨家報導,傅達仁的太太鄭貽(鄭正珏)、獨子傅俊豪和媳婦,還有小他40歲的紅顏知己陳小姐、即傅俊豪的生母,全都來到這裡陪伴摯愛的他,走上他選擇的平安、自然、無痛的人生終點站,也是他心心念念的「安樂善終」。

 

傅達仁曾於周四上午9點56分上傳乾兒子李恕權擁抱他的照片,「他將和我們一齊在現埸唱歌、點蠟,聖靈充滿,謝主恩典!」。上午10點15分,傅達仁在家人的陪同下拖著孱弱病體,搭車前往位於郊區的瑞士組織「尊嚴」(DIGNITAS)。他穿別著徽章的西裝、踩黑球鞋,拄著拐杖在老婆攙扶下從酒店走向「尊嚴」機構的黑色馬賽地V系列休旅車,《蘋果》記者向他說「大哥再見」,他從容回應「掰掰」,上車前他揮手並伸出食指比天意味著「感謝上帝」,留下遺言:「這仗一定要打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傅達仁早前在面子書上傳乾兒子李恕權擁抱他的照片。(蘋果日報)

乾兒子陪伴跟拍

他乾兒子李恕權持手機、自拍棒陪伴跟拍。約半小時后,車子抵達「尊嚴」位於弗池(Forch)小鎮的「死亡屋」。傅達仁在家人陪伴下走入「死亡屋」,接受「輔助?陪伴性自殺」(assisted/ accompaniedsuicide),也就是「安樂死」。他進入一刻,揮手向記者說再見。由於媒體不能進去,只允許家人進入,這一刻是傅達仁的最後身影。

sponsored links

 

2個多小時后,太太鄭貽出面哽咽表示,傅達仁已沒呼吸心跳,離開這個世界。據悉,「尊嚴」組織希望家屬先離開現場,等檢察官來勘驗過後,處理完文件,家屬才會再回來。從進入「死亡屋」到宣布死亡,歷經2小時52分鐘。

兩趟瑞士行花40萬吁台推動安樂死

傅達仁一家人兩趟瑞士行耗資300萬元台幣(約40萬令吉),他強調:「我是找一個法治、公正、自由、人權的國家來做,我一定要跑到這來,300萬!如果我們國家有這個法,不但不花300萬,也不需要客死他鄉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儘管他身體極度不適,依然懸念台灣的安樂死法案,並以自身案例為例,呼籲政府與社會正視相關議題,加速推動台灣安樂死法案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傅達仁在家人的陪同下走進「死亡屋」。(蘋果日報)

瑞士死亡之屋喝葯10分鐘終結生命

瑞士有幾家「輔助/陪伴性自殺」機構,分別是「解脫」、「永恆的精神」、「生命周期」與「尊嚴」,「解脫」只收瑞士公民和永久居民,後面3家則對外國人士開放、客戶不限國籍。

「尊嚴」5月17日創立滿20年,執行輔助自殺的客戶人數超過2532人,如果傅達仁7日如願結束生命,他將成為第一個公開在「尊嚴」執行輔助自殺的台灣人。

「尊嚴」曾為超過2532人執行輔助自殺,向來神秘低調,官網指出,該機構1998年5月17日創立於蘇黎世近郊小鎮「弗池」(Forch),聯絡的郵政信箱也設在弗池。

sponsored links

 

根據「尊嚴」官網,該機構會員來自69國,人數逾7100人,20年來已輔助超過2532人自殺,45%以上是德國人,其次是英國人。由於德國客戶居大宗,2005年在德國漢諾威設立分部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入會須繳年費300美元(約1190令吉),會員繳交英文簡傳、自願書及3個月內英文病歷,審核通過後,支付醫生鑒定費4000美元(約1萬5900令吉)。會員接受電話訪問后,需到瑞士與醫生面談兩次,獲得「綠燈」資格后,才能執行輔助自殺,流程約3、4個月,執行階段需再付4000美元費用。

尊嚴強調,執行過程完全尊重病患意願,先請他簽署文件,接著服下止吐劑,半小時后再喝醫生調配的麻醉劑「硫噴妥鈉」(又稱戊硫代巴比妥),因為硫噴妥鈉非常苦,他們會準備巧克力或飲料讓病患舒緩口感,並鼓勵他說出最後的話語,與親友道別,然後他會陷入昏迷狀態,最後因呼吸系統癱瘓,在10分鐘至1小時內死亡,「尊嚴」會派2名護理人員監控錄影,瑞士警察也會在旁觀察待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縱橫籃壇與媒體圈曾在大馬當籃球教練

傅達仁這位縱橫台灣籃壇及媒體圈的傳奇人物,他不僅是首位率領外隊打敗台灣隊的教練,也是讓台灣運動轉播更生動的先驅者,曾經在馬來西亞當籃球教練。

退休后的傅達仁轉擔任教練,也同時進入媒體,在警察廣播電台期間,配合教育部的「南向政策」,留職停薪前往馬來西亞執教。

1969年在第5屆亞洲男子籃球錦標賽,傅達仁率領馬來西亞國家隊擊敗中華隊,寫下了傅達仁在台灣籃壇難以抹滅的一頁,雖然被有些比較激動的球迷罵成賣國賊,但身為台灣教練卻打敗中華隊,傅達仁前無古人,可能也後無來者。

他發明的許多用語,籃球的「火鍋」與棒球的「壞壞壞,連三壞」等,相信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被遺忘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傅達仁的父親傅忠貴是國民革命軍少將,1938年戰死於山東,母親也早逝,成了孤兒,直到就讀南京的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,生活才比較安定,15歲以國軍遺孤身分隨著國民政府來台。

傅達仁以公費完成小學學業,中學時被選為籃球校隊,半工半讀兼顧籃球與學業,接著考進台灣省立法商學院(現國立台北大學),25歲當選國手,只打兩年就退休。

sponsored links

 

文、圖、視頻:台灣蘋果日報

參考來源

 

親,請給文章個贊吧!